字典大全

首页 汉语字典 词语字典 成语字典 诗词 中草药 中药名方 民间偏方 民间验方 酒方 粥谱 歇后语 汽车时刻表 五笔编码
旅游 动物 植物 微生物 自然天文 金融 数理化 电脑网络 健康 饮食 交通 体育 公交线路 火车时刻表 汉字转拼音
台风温黛
发生于1962年的台风温黛(typhoon wanda),是纪录上吹袭香港最强的台风之一。“温黛”袭港时分别创下香港最低气压、最高每小时平均及最高阵风的风速纪录。温黛同时在香港东北面的吐露港引起风暴潮,造成严重伤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香港各次风灾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一共有130人死亡,53人失踪。

形成

1962年8月27日一热带低气压在香港东南偏东约1,300里,即菲律宾以东的西太平洋形成,并向西北偏西向吕宋海峡移动。翌日,该热带气旋加强成为一强烈热带风暴,并命名为“温黛”。8月29日美军的气象侦察机测得温黛中心风力达到飓风程度,环流直径接近1000里。

袭港过程

8月30日,温黛中心风力增强至每小时80海浬,其中心在香港东南偏东400海里,皇家香港天文台于19:45悬挂1号戒备讯号。8月31日09:00,温黛集结在香港东南偏东约155海浬之南中国海上,并继续稳定以时速10海浬向西北偏西至西移动。香港亦开始转吹北风。同日16:10,香港天文台改挂3号强风讯号。

当天下午,香港仍然未吹强风,但各迹象显示台风将进一步接近香港。香港天文台于22:50改挂7号烈风或暴风讯号。翌日9月1日02:00,温黛集结在香港东南105海里。位于香港东南之横澜岛气象站此时录得烈风,阵风时速达48海里。约2小时后,维多利亚港内的风力仍然只在强风程度,但横澜岛风力已加强至持续每小时40海里,阵风57海里。天文台于是在04:15改挂 9号烈风或暴风加强讯号。

两小时后,即9月1日06:15,温黛中心位于香港天台东南约50海里,进一步接近香港。天文台于此时改挂10号飓风讯号,由于当天早上香港将正值天文高潮,天文台并同时发出风暴潮警告。09:00,温黛在香港境内东部水面,香港普遍吹飓风。横澜岛录得阵风为116海里,大老山为154海里;天文台则在09:30录得10分钟平均风速为78海里,阵风140海里,气压为953.2毫巴。温黛最接近香港是09:50,中心位于天文台以南10海里。吐露港在10:30左右出现风暴潮,水位比正常高潮再升高10英尺,达17英尺。在大埔,风暴潮的浪顶为平均水位线以上23英尺。至上午11时,温黛风眼移至长洲附近,风眼经过时部份地方出短暂风势平静;之后各地改吹东南风。至14:15,天文台改挂6号烈风或暴风讯号,表示转吹西南烈风。天文台于19:05改挂3号强风讯号,翌日(9月2日)00:45除下。由8月31日至9月2日,香港共录得259.8毫米雨量。

影响及伤亡

130人在温黛袭港之中死亡,当中127人是在新界沙田及大埔区受吐露港风暴潮袭击时身亡。另外53人失踪,72,000人无家可归。700多艘小艇严重受损,500多艘沉没。24艘远洋船搁浅,12艘出现碰撞。新界农作物损失严重,沙田及大埔约869顷农田被海水淹浸受,沙田约有3,000家木屋损毁,市区内的木屋区,与及避风塘内的住家艇亦有大量损毁。

袭港纪录

温黛是一个中心风力紧密的台风,袭港期间创下以下的香港气象纪录,并保持至今:

★纪录以来最低瞬时水平面气压:953.2毫巴

★纪录以来天文台最高阵风:每小时140海里

★纪录以来第二最高天文台一小时平均风速:每小时68海里(比1896年台风低一海里)

★二次大战后维多利亚港内最高风速:大老山,阵风154海里,一小时平均102海里 尤其是2004年的云娜,美丽的名字却带来了极为恐怖的灾难,年轻的浙江人把云娜当作了唯一。然而只有老一辈人才记得,在云娜之前,已有一位逝去的王者在天堂默默地等待了五十年。她会继续等待,直到人们把它重新记起,或彻底忘记……与云娜一样,她也有一个十分美丽的名字,然而掩藏在美丽背后的杀机却让云娜望尘莫及。  

    它就是5612号台风,wanda,中文译名温黛。老一辈人都叫她“八一大台风”。  

  1956年7月26日,一个巨大的低压区开始在马里亚纳群岛附近酝酿,并向北移动。关岛一连几天阴云密布。种种迹象都表明一个庞然大物即将生成。当时jtwc尚未成立,西北太平洋上台风探测和预报的任务由美国空军和海军联合承担。但空军并没有立刻派出飞机前去探测。直到3天后的28日,飓风猎人才腾空而起飞向离家不远的那堆云团,探测飞机传来了100kt的风速——3级台风。美国空军惊呆了,慌忙升格编号,于是wanda就此诞生。与此同时,她在nmc中的编号是5612……此时副热带高压强力西伸北抬,wanda在其引导下稳定地朝西北西移动,开始了她的征程。  

  良好的辐散,微弱的垂直风切变,不错的水温——还有什么比这三样礼物更适合一个tc呢?wanda没有辜负,开始稳步增强,每一次发报时强度都有所提升。编号短短半天后,美国空军的飞机就探测到了120kt的风力,空军随即将其升格为4级台风。29日,wanda丝毫没有感到疲倦,在6个小时内增强10kt,达到145kt后,终于成为当年第二个5级台风——获得了任何一个热带气旋都会为之自豪的称号。又过了18个小时,wanda终于达到了它生命的颠峰,美国空军探测到了902hpa的气压,并给予了它160kt的崇高评价。而nmc也将其定为90m/s的强台风——即使在那个疯狂的年代,nmc的90m/s也是不多见的。此后环境已不允许wanda继续增强,但wanda依然稳定在150kt左右。  

  在增强的同时,wanda也不忘扩充自己的体积。热带低压时代庞大的体积为其打下了良好基础.一路西行,良好的高空辐散使wanda的体积愈发庞大。在成为4级台风的同时,她的十级风圈半径竟然达到了335km,八级风圈半径550km,整个风圈半径达700km,而环流直径更是在2000km左右!气象记录表明,虽然wanda离冲绳最近时的距离也在300km以上,但那霸依然记录到了75kt的阵风……这是一个完美的热带气旋,是的,wanda是完美的。只是可惜当时还没有卫星升空,今天的我们无法一睹wanda的风姿,但气象机构绘制的天气图可以令人震惊。一个热带气旋一生拥有两个梦想:强大与毁灭。前者令人叹服,后者令人恐惧。尽管160kt,2000km,902hpa这三个数字依然不能成为天下无双,但wanda不必为此感到难过,因为这已经够了,因为1956年7月底的副热带高压可以帮助她实现另一个梦想。奇迹就在这一刻诞生——7月29日,110e附近突然发展出西风槽,由于西风槽上下游效应使副热带高压大幅加强北抬,控制了我国华北及东北南部地区,中心位于日本海上空。这样一来,原本上海市气象台的近海转向预报将不再成立——在位置靠北的强大副高引导下,wanda登陆中国沿海几成定局
强大的副高引导着强大的wanda,以一种罕见的路径,开始了毁灭  

  整个台湾都受到了其庞大风圈的影响。台北风雨大作,从31日到8月2日,台北市的过程雨量达到了297.3mm,仅31日一天就达190mm,要知道31日当天wanda离台北市有500多公里远!基隆的极大风速达29m/s,wanda风圈之大可见一斑。北部灾害尤为严重。淡水河水位暴涨,超过警戒水位1.7米,台北市附近低洼地带多处被淹。最后,wanda在台湾带走了17个人的生命,另有15人受伤;近500座房屋遭到不同程度破坏……对于台湾来说,这算是一场不大不小的风灾。  

  当然,这仅仅是开始。  

  这个庞然大物从一开始就引起了nmc的注意。在那个还没有卫星的年代,利用气象气球探测西太tc就成为了nmc的重要手段之一。每一次数据传来,nmc预报室内的气氛便愈发凝重——是的,他们知道,奇迹即将来临,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超级台风。nmc不敢怠慢,于30日(也就是wanda进入nmc48小时警戒线的那一天)发布了强台风消息,并向各地基层气象部门传达。而浙江省气象台更是早先一步发出强台风警报。专家们预感到,这个有着美丽名字的毁灭之神很可能扑向浙江,也许是温州,也许是台州,也许是当时隶属舟山专区的象山县……  

  特殊的年代里有着特殊的意识形态。1956年,国内基本完成了三大改造,狂热而奋进的人们正欣喜地品尝着当家作主的滋味,人定胜天的思维在几乎每一个人的大脑中根深蒂固。然而,在那个连收音机都成奢侈品的年代里,又有多少人能真正获知台风的到来呢?除了省、区领导,也许就只有村干部了。而在台风来临2天前,象山县各村的村干部就开始千方百计地动员村民作好防台准备,村口小黑板上写着“可能有12级台风登陆象山港”。可对台风习以为常的村民们怎么可能把它放在心上?1956年的上半年象山经历了一场罕见的干旱,整个七月酷暑难耐,哪会有什么台风?此刻又正值丰收时节,人们正沉浸在大旱之年的丰收喜悦中。更多的人把即将到来的wanda当作了一个普普通通的12级台风,而不是一个携带着17级狂风的魔鬼。在象山半岛东端的南庄平原,人们仍然过着往日简朴而充实的生活,他们相信门前涂海塘,相信门前涂海塘能保卫他们的南庄平原——他们的家。甚至有人依旧在村边的一角说书,听书的人们则笑语不断。一切都是那么波澜不惊。  

  8月1日,wanda跨过了琉球群岛,进入东海,也进入了nmc的24小时警戒线,行进方向由290度转为310度。由于良好的环境,此时的wanda依旧维持着140kt的强度——wanda成为中国有记录以来登陆前减弱最慢的巨型tc之一。西北太平洋暖池的称号在此刻又一次被验证,由此可以想象当时东海的水温……当47年后的鸣蝉在东海加强到150kt后转向离去时,所有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后怕不已——幸好西风槽的及时打击才使浙江逃过一劫。但1956年的浙江人却没有那么幸运……  

  从这天上午开始,庞大的风圈开始触及浙江沿海。跑马云从东北急速飞向西南。由于环流巨大,一些渔民根据丰富的经验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一切,便立刻驾驶着没有装备无线电和收音机的渔船回到港湾——这拯救了在海上的大多数渔民,才没有使1959年吕泗洋的悲剧提前3年上演。浙江沿海开始出现风雨。但即便是在8月1日的上午,处在最危险地段且已经起风的象山半岛依然没有苏醒,老鼠逃窜,跑马云,鱼儿上浮翻滚,以及异常耀眼的太阳光……大自然已经开始提醒,但人们还是没有意识到巨大的危险即将到来。田野里干部群众根据上级命令热情高涨地在台风到来前抢收粮食。是的,大旱之年的丰收确实让人无法舍弃,但那个年代人们潜意识里的狂热和骄傲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wanda暴怒了!  

  从8月1日中午开始,浙江沿海的风力逐渐加大到9级以上,wanda开始了真正的表演。环流笼罩了整个浙江。同预测的一样,强大的副高中心依然徘徊在日本海上空,但wanda庞大的体积使副高脊场进一步北抬,导致wanda的路径再次略微北偏(从310度转向320度)。正是这略微的北抬,使浙北——尤其是象山半岛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险。  
下午4点以后,浙江沿海先后进入wanda的暴风圈。傍晚,瓢泼大雨如瀑布般在整个浙江大地上倾泻。狂风夹杂着雨水在丘陵和平原间呼啸而过,摧毁着一切它可以移动的东西;雨点几乎与地面平行着飞驰,打得人睁不开眼睛。海边掀起滔天巨浪,毫无倦意地冲刷着沿岸的堤坝……象山县的南庄平原上,村口听书的人们一开始还想躲到屋檐下继续,但随后的景象使人们感到极度恐惧——不仅仅是风雨——还有蜂拥而至的潮水!人们目瞪口呆地发现自己的脚边,屋前的道地已经积满了水,而且水位越来越高,淹进了家门,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浸泡在了海水中。潮水不断上涨,漆黑的夜晚但见一片泽国,时不时有房屋被冲倒的声音传来,狂风推波助澜,被吹离的瓦片在空中飞舞……大海在这一刻没有再次眷顾南庄人,而是以一种残酷的方式对待着自己善良的乡亲们。人们清楚地记得今天是农历六月二十五,小潮,潮水涨到滩涂的一半就不涨了。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潮水?难道他们所信赖的门前涂海塘抵挡不住台风,崩溃了吗?人们慌乱着寻找自己的亲人,逃离即将被潮水推倒的家。午夜,哭喊声震天,伴随着风雨声回荡在广袤的南庄平原上。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无数干部、解放军及部分群众正奋不顾身地冲向门前涂海塘。在人定胜天思想的指引下,在上级指挥部的死命令下,他们身先士卒,为了平原内无数老百姓的生命,义无反顾地在海边与wanda作着最后的搏斗。然而,事实证明这样做是愚蠢而徒劳的,自然之力不可抗拒。无情的海浪将近千名干部群众从海塘上卷走,再也没有回来……  

公元1956年8月1日晚24时(一说8月2日凌晨2时),5612号台风wanda(温黛)在浙江省舟山专区象山县南庄登陆。登陆时中心气压923hpa,风速60-65m/s。美国空军在登陆时给予了她130kt的评价——这是建国至今唯一一个以sty级别登陆浙江的tc。同时,她也是建国以来登陆中国大陆(注:在地理上“中国大陆”不包括台湾、海南)的最强tc。wanda登陆时风眼依然很大——距离登陆点附近30多公里的六横岛也出现风雨停歇的现象。石埔站气压从当天晚上11点开始疯狂下降,1小时内下降29.5hpa。午夜时分,当风眼南部横过石浦时,气象站传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数据——914.5hpa,换算成海平面气压即为923hpa!这是建国至今中国测得的气压极值,而那张8月1日晚至8月2日凌晨的石浦站气压变化图也被永远地留了教科书上。浙北浙中沿海风力都在12级以上。由于石浦站的韦尔达风速计于当晚9时被风摧毁,因此在登陆点附近竟没有留下任何风速数据,现普遍认为象山半岛上可能出现了60m/s左右的平均风速,而更有资料指出其极大风速曾达到75m/s!如果后者被确认,那么它将成为有记录以来中国第三风速。  

  尽管登陆当天是小潮,但wanda强大的威力和快速的变压依然将浙北沿海的潮位迅速拉高。浙江澉浦出现5.02米的风暴增水,这个全国记录直到24年后才被8007号台风打破。象山港出现历史最高潮位4.7米。整个浙江沿海有400多条海塘被毁。保卫着南庄平原的门前涂海塘全线崩溃,而幸存的海塘也显得毫无用处——海平面高度已经超过了海塘顶部……海水势不可挡地涌入,80平方公里的南庄平原一片汪洋,平均水深在1米以上,有些地方水深甚至达到5米,整个平原看不到任何陆地,77395幢房屋被冲毁,很多人在睡梦中被潮水冲走,有些在撤离的道路上被暴涨的潮水淹死。人们唯有爬上坚实的屋顶,攀上高大的树木才得以幸存。良田被淹超过10万亩,无数未被收割的作物遭到毁灭。潮水甚至淹到了象山县城——丹城的城脚。平原内之惨状,也许只有亲历者才有资格描述……象山港无数避风的渔船被海浪打沉;舟山市区内很多大树被连根拔起,有些在海边抗台的人们被狂风吹到空中,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或者是大海中……  

  第二天,平原内依然积满了潮水,但已开始慢慢退去。直到8月3日,积水才完全消退,云层终于漏出了缝隙,久违的朝阳普照着南庄大地——以及经历过这场灾难的无数生命。由于wanda来临之前没有组织群众往高处撤离,灾后幸存的人们看到眼前的景象几近昏厥——在房屋的瓦砾废墟中,在田间地野上,在残存的海塘边发现了3000多具尸体,241户全家遇难,5614人受伤。人们甚至发现了一些抱在一团的尸体——全家几口人至死也没有分开。除此之外,田间地野还到处散落死去的鸡、鸭,与人类一样,它们也没有逃过这场灾难。人间地狱的景象莫过于此……而实际的死亡人数或许更多,有幸存者指出拥有1800多人口的下山村仅有80余人幸存。令人感叹的是,有50名各级干部在抗台中牺牲,3名解放军战士也永远闭上了双眼。舟山宁波两区共有3625人死亡,仅象山县就死亡3401人。丹城小学成为了临时避难所,人民空军的飞机不断空投物资施以救援。人们在悲痛之余不得不暗自庆幸:要是wanda登陆时是农历十五……
这就是老人们所说的“八一风灾”。然而,wanda依旧没有罢休  

  登陆后的wanda风眼迅速堵塞,继续前行,横贯浙北大地。所到之处,风雨大作。浙江市岭站过程降雨量达694毫米;浙北内陆各站点均测得12级以上风。绍兴测得43m/s阵风。杭州平均风力达11级,阵风达35m/s以上,美丽的西湖风景区遭到巨大破坏。当上午10时wanda中心经过杭州时,杭州市气象台录得958.7hpa的气压,这个记录也成为杭州迄今为止记录到的气压极值。杭州死亡71人——在此之后的32年里,杭州再也没有经历过这样惨烈的风灾。上海亦测得30m/s的平均风速和34m/s的阵风,徐家汇天主堂尖顶重400千克的铁制十字架被吹折倒挂,这是上海到目前为止所遭受的最严重的风灾……  
   
  由于地形的破坏,wanda的强度逐渐减弱,并在皖北减弱为一个热带风暴。由于副热带高压不但没有退缩,反而继续维持甚至西伸,致使wanda继续以西北方向朝内陆推进。她广大的环流和充沛的水汽给中国10个省区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灾害,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是:北到天津,南到厦门,西到秦岭,衡阳,都覆盖在wanda的8级大风之下,而安徽境内部分气象站依然能记录到12级阵风!西北太平洋上丰沛的水汽此刻化为暴雨,被wanda倾洒在三分之一的国土上。华北平原暴雨成灾,太行山麓的平山县狮子坪24小时降雨385毫米,海河发生大洪水。北京亦受到强降雨侵袭,24小时雨量434.8毫米,造成大兴42个村庄过水,永定河水位暴涨。而wanda也成为建国以后第一个严重影响北京的tc。在与北方冷空气的配合下,wanda甚至在吉林的第二松花江流域制造了建国以来该地第一次洪水,4人因灾死亡。  

  8月3日之后,wanda经河南、山西、陕西等省,减弱后的低压消失在陕西与内蒙古的交界处。风停了,雨歇了,潮水退却了,然而留在华夏大地上的却是满目创痍……这场空前的浩劫在全国共造成超过5000人遇难,仅浙江就有4925死于非命,1.7万余人受伤,220万幢房屋受到不同程度毁坏,经济损失难以估量。当然,关于死亡人数有很多种说法,限于当时的救援条件和政治环境,实际的遇难人数可能更多,但这已经不重要,因为4935以及其他一系列惊人数字注定使wanda载入史册——无论是热带气旋年鉴还是地方志书,你都可以在最显眼的地方找到她。对于风迷而言,5612wanda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王者。对于亲历者而言,5612wanda是他们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痛。   

    wanda的生命史并不算特别长,只有仅仅8天多一点。然而就是这短短几天,成就了wanda,使她在中国气象史占据着最醒目的位置,甚至有“中国大陆第一台”的称号。但4629条冤魂和无数的财产损失不应只告诉人们这些呆板的记录——人定胜天不能继续成为金科玉律,事实上它只是人类的一厢情愿,人无法战胜自然。如今,当年干部群众冒着17级狂风去保卫海塘的做法已经被认为是很不明智的。2004年面对强大的云娜,浙江人选择了转移。我们应为此而欣慰。然而,无论当年的做法是怎样的大错,毫无疑问,有一点应该让现在的很多人汗颜——50年前,领导干部身先士卒、真正为人民着想的精神品质给了人们群众抗击天灾的强大动力,而今天呢?结合刚刚过去的碧利斯,我们是否可以反思一下呢?  

  6年之后,同名wanda的台风让香港人体会了“中国第一风速”所带来的巨大痛楚,为wanda弥补了没有留下风速的遗憾。历史总是非常幽默的,2005年西半球的katrina横空出世,以与5612相同的最低气压、只相差3hpa的登陆气压、同样具有威力的风暴潮和洪水使新奥尔良沦为地狱;使密西西比人把camille的名字从墙上划去,换上katrina;使加斯维尔顿飓风的魔影赫然显立……但katrina无论如何也无法推翻wanda的统治——南庄,是49年前的新奥尔良,wanda永远是横在katrina头上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5612惊世骇俗的表演将被永远铭刻在编年史上。  

  “八一台灾”50年后,南庄平原上树立起了一座纪念碑,以示永远铭记。当5612温黛100周年纪念日到来时,希望人们依然记得她。历史证明,超级台风wanda将在未来某一个时刻重新诞生;但我们也希望,到那时惨绝人寰的悲剧不要重新上演。当然,这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  
台风荷贝←←←上一条 下一条→→→台风露丝

本站信息均由互联网搜集而来,本站不对信息的正确性负责,仅供大家参考研讨,有不妥之处还请来信指出,谢谢!
Copyright©2006-2017 网上字典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mail: